中央人民政府  |   福建省人民政府  |   宁德市人民政府 繁体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福鼎 > 魅力福鼎 > 旅游风光

潋城探秘

发布时间:2020-07-17 17:40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 IMG_256
    1/3

    位于太姥山麓的潋城古村,就像一座围城,石砌的绕城高墙把这个数百户人家居住的村落围在坚固的城堡里。

    IMG_256

    潋城古堡城墙 林昌峰

     

    潋城古堡西门 陈昌平摄 

    城墙建于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长1127米,主墙高5.6米,宽4.6米,正好把村子围了个遍。环城设有炮台、更楼,有城门三口。城内有环城路,城外有环城河。还有一条清水河,潺潺流水,穿城而过。高墙恢宏壮观,城边环境清新,活脱脱一幅美丽的古村风情画。

    这里背山面海。如今看到的村前数千亩良田,历史上曾是波涛起伏的海面,明嘉靖年间为御倭患而筑城堡。立于城上极目,但见城下波光潋滟,水天一色,故把原来的蓝溪村名改为潋城。这个富有诗意的浪漫村名飘逸数百年,一直沿用至今。

    高墙把城廓围起来,也把这里的历史给圈起来了。海潮朝起夕落,土层逐日沉积,发生在这里的文明史迹也被深藏土中,亦如一颗被泥土覆盖的明珠,发不出光,引不来关注的目光。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如今城门洞开,大路朝天。沿着潋城的城内城外走一遍,不经意间可邂逅好几位古时文化巨擘,拾拣许多文明碎片,如将这些文明碎片缀联起来,就是一部潋城的文明史话。潋城把文明史迹敛收于城,深不可测。

    古代文人中最早来这片土地安营扎寨的要算被誉为八闽之全材的唐代诗人林嵩。在与潋城相邻不远的礼澳村灵山草堂遗址,我们寻找到林嵩足迹。这位后来成了闽东史上第二位进士、官至金州(今陕西安康)刺史的霞浦赤岸人,十二岁时就到礼澳筑草堂苦读,还自撰一联,曰:士君子不食唾余,时把海涛清肺腑;大丈夫岂寄篱下,还将台阁占山巅。足见小林嵩志存高远。林嵩登弟后荣归故里,在流经潋城河流湍急,一雨成灾的蓝溪上建桥,桥址犹在。当然林嵩的古道热肠还表现在他播撒文明种子上,这位诗入《全唐诗》的闽东才子,构筑的这座草堂是福鼎的第一座书院,也是中国最早的书院之一。它犹如文化荒原上的一盏明灯,照亮了太姥山麓乃至福鼎的广袤沃野。

    沐浴草堂的文明之光,林嵩辞世160多年后的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年),潋城学子杨惇礼高中进士,这在当年如凤毛麟角,实属不易(为北宋一朝福鼎三位进士之一)。照理学而优则仕,中了进士理所当然就去当官,可杨惇礼有点,他有三奇:有官不做,有田不买,有子不荫。在连任陕、彭、泉、宿四州教授之后,到朝中转任太学博士,后见官场混浊,便谢绝朝廷重用,不到60岁就告老还乡。他没官、没田,却拥有很多书。

    正是因为他拥有很多书,才与著名史学家郑樵结了缘!

    在莆田新县夹漈山建草堂读书著作的郑樵(夹漈先生),为编写集天下书为一书的《通志》四处访书,绍兴十九年(1149年)他来到了长溪。这一年,他来到潋城,访到杨惇礼老先生。杨惇礼是宋著名的博学士(者),家中藏书千卷,因致仕归乡城。为了读尽杨家藏书,贫寒的郑樵答应杨惇礼,以为其孙杨兴宗授学为条件,寄居杨家。并在潋城灵峰寺讲学授徒。11年后,杨兴宗成了杨家第二位进士,先后任职于处州、温州、严州,卒于湖广提举,甚有政声。当然,郑樵教授的学生不只一人,杨兴宗仅是代表之一。

    郑樵在潋城虽未留下遗物,却留下遗篇。一天,郑樵见源于太姥山的蓝溪(即潋水)穿村而过,流水清澈,联想到每年八月,水变蓝色,太姥染衣,取其水沤蓝染布最佳的传说,遂生灵感,写下了《蓝溪》一诗:溪流曲曲抱清沙,此地争传太姥家。千载波纹青不改,种蓝人果未休耶?此外,他还为蓝溪前三桥下的蒙井题写《蒙井》一诗:静涵寒碧色,泻自翠微巅。品题当第一,不让惠山泉。这两首诗留给潋城,赠予太姥山,也折射出一代伟人的不凡心迹。真要感谢这位被梁启超先生称之若光芒竞天一彗星的文化大家!

    朱熹年轻时就闻郑樵盛名,曾特地到夹漈草堂拜访比他年长20多岁的郑樵,两人谈诗论文三天三夜,这期间郑樵以豆腐、白盐、白姜、荞头招待朱熹,真可谓君子之交淡如水,传为佳话。为表感谢,朱熹撰联赠之:云礽会梧竹,山头盛文章。至今仍挂在夹漈草堂正厅。

    继郑樵之后,朱熹于庆元三年(1197年),因避庆元党禁之难也来到福鼎。这于朱熹是因祸,而于福鼎却得福

    朱熹何以来福鼎,这与潋城人杨楫有关。杨楫为杨惇礼从孙,早年入朱熹之门,曾往建阳考亭向朱老夫子诣门求教。听说老师要来,便专程到赤岸(今霞浦)迎接先生至潋城自己家中,并和邑人高松一起在潋城石湖观设书院请朱熹讲学,从游者甚众。石湖书院,后为杨楫祠,原址即现在的杨氏祠堂。据传书院曾挂一副对联,曰:孔夫子,朱夫子,二位夫子;写春秋,看春秋,一部春秋。朱熹还题写:溪流石作柱,湖影月为潭联句镌石于书院。

    杨楫、高松等人还不顾安危,盛情邀请朱熹到桐山一游,一起登上桐城东北龟峰顶的一览轩。朱熹感激弟子的情谊,也留恋这块地方。当朱熹游览福鼎黄崎时,住在一农户家里,夜里还在构思《中庸序》,忽然来了灵感,乡下无纸,一时情急,就写在了隔板后,后来这块隔板还被收入州库珍藏起来。

    因为有杨楫、高松等人不顾安危挺身而出,才使朱熹得以安全避在杨家与高家,聚徒讲学。虽然朱熹在福鼎时间不是很长,但他的理学思想却对当时和后世有很大影响。正如《福鼎县志·理学》所述:自高、杨诸君子游紫阳之门,深得其邃,大阐宗风,名儒辈出,后先辉映。

    朱熹在福鼎的第一位高足就是杨楫。杨楫是朱熹教授的南宋颇有成就的理学家三杨之一,跟随朱熹时间较长,理学造诣颇深。朱熹曾将自撰部分文稿交其整理刊行,他还为朱熹力作《楚辞集注》题跋。庆元五年(1199年)秋冬之交,朱熹抵浙,杨楫旋即前往探望,与朱熹对榻研讨理学,逗留月余。朱熹称,与杨楫相聚甚乐,比旧顿进,知有切磋之益。杨楫曾任国子博士、安庆知府、湖南提刑、江西运判等,他少登科第,居朝不阿,言行政绩,灿著辉煌。所到之处政声颇著。逝世时,南宋著名诗人、工部尚书刘克庄曾作诗《哭杨吏部通老》,深表悼念。邑人祀杨楫于石湖观,即现在的杨氏宗祠。

    林嵩、杨惇礼、郑樵、朱熹、杨楫、杨兴宗……或长住或过化或还乡,一拨拨文人的教化,一茬茬文明的传承,使潋城,使太姥山麓,使福鼎大地文风蔚然,人才辈出。据清版《福鼎县志》记载,福鼎共有进士44名,其中宋代达41名(潋城占9名),杨楫之后100年间就出了29名,这自然与朱子教化、郑樵授徒等密切相关。

    徜佯潋城内外,不仅可邂逅古代文化巨擘,还可看到几处极富特色的古建筑。

    位于村西不远处的灵峰寺是一座千年古刹。这座始建于唐贞观三年(629年)的寺庙,重檐歇山顶,气势恢宏,寺旁树木掩映,清溪环流。素有东天佛国,海上仙都之美誉。寺内现存唐宋石刻60多块,上刻人物、兽狮、花草图案,造形生动,风格古朴。人物皆为力士,即护法神金刚造型。其个体矮小朴拙,壮实敦厚,面相圆凸,眼似铜铃,胸部大而沉,腹部隆而突,双臂向上托起,显示力大无比,似有泰山压顶不弯腰的英雄气概。

    潋城还有一座齐天大圣宫,其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清道光年间的这座古建筑,供奉着齐天大圣神像,两侧对联曰:圣地清风水帘洞,大殿锦如花果山。大殿正面为大戏台。每逢中元节,这里要连演三昼夜戏,四乡八里村民聚而欢度,形成庙会。人们愿望通过虔诚膜拜,供奉齐天大圣,换取风调雨顺,太平安定。可要把美好愿望变为现实,得靠奋斗。1934319日,中共福鼎县委组织赤卫队和革命群众600多人集中齐天大圣宫,发动了旨在打击反动势力的武装暴动,给福鼎的历史留下了光荣的红色印记。

    潋城还有一个泗洲文佛石屋。这座建于宋代的占地仅几平方米的石屋,却把潋城的文脉与诗仙李白扯上了关系。泗洲佛原本是唐代一位高僧,法号僧伽(628-710年),西域碎叶城人(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市)。唐高宗显庆四年(659年)进入大唐凉州(今甘肃酒泉)传授佛法。两年后,到江苏泗洲城传法,为民治病,造福民众,坐化后被奉为泗洲大圣,又谥号为泗洲菩萨。景龙二年(708年),唐中宗请僧伽大师到京城长安荐福寺(今西安小雁塔)当主持,并封其为国师。李白父亲李客是西域碎叶商人,此时正在长安经商。听说僧伽大师也是碎叶老乡,便带8岁的李白拜僧伽大师为启蒙老师,后来李白成为唐朝大诗人。故僧伽大师又有泗洲文佛之谥号。宋代是潋城文风鼎盛之时,潋城人恭请泗洲文佛到境内,上香供祀,顶礼膜拜,除了祈求保佑平安之外,我想应该还有希望文脉代代传续之意。

    潋城,闽东沿海的一颗璀灿明珠。其围城城门一旦洞开,深藏地腹的明珠便出土见天,迸射出五彩缤纷、令人惊羡的文明之光!

     

    附件下载

    【收藏】 【收藏】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相关链接